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小猪203

碧海,沙滩,蓝天,白云.....

 
 
 

日志

 
 

我们的大餐——在农场的日子之四  

2009-11-08 15:19:18|  分类: 在农场的日子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在农场的日子——之四

        在农场的几年里就没几天是吃饱的,那时年轻长身体,更多的是每日餐食缺油少肉,水含碱量又大,常年的喝把肠子的油也刮没了。连口水也是淡淡的如清水一般。有一天,饿得我昏昏沉沉,躺在床上,一搭脉搏,一分钟仅49跳,都赶上运动健将了。

    那时对付饥饿的办法有二种,其一是精神会餐.每当暮色沉沉,躺在床上,一个寝室的人开始轮流点菜,报上自己喜欢的菜肴,说出配料,何处餐馆能吃到.最能吃的是阿皮皮,沪帮老饭店的八宝鸡,扣三丝,红烧回鱼;京帮燕云楼的烤鸭,醋菽桂鱼,拨丝平果;粤帮新雅菜馆的鲜滑大虾仁,烟昌鱼,蚝油牛肉;苏帮五味斋的五味鸡腿,叫化鸡,青鱼肚裆.等等,等等.连一些小吃他都精通的很,什么城隍庙绿波廊的南翔小笼,四喜蒸饺;小常州的排骨年糕;小绍兴的白斩鸡,都在他的食谱之内.直谗得大家哈喇子往下流,肚皮象鼓敲一样的响.

    其二是实质性的.春天到野地里找野鸭蛋.若二个人则拉起根长绳,横着走,绳子扫到趴窝的鸭子,惊飞起来,赶紧过去看窝里有没蛋,若有也不能全拿走,因为当地人说了,虽然鸭子不识数,可蛋没了,它就再也不来了.于是总留个蛋在里面;夏天到水稻田与水泡子相通的出水处摸花篮.花篮放在浅浅的水底,阳光照耀下泛出晶莹的光斑,引得鱼儿往里钻.若被放置花篮的人发现了,他们也只求你把鱼抓去时不要搞坏了篮,并把篮放回原地;等到庄稼大了,还可摘豆角,掰玉米.连玉米杆放在嘴里嚼了都觉得味道甜甜的;冬天上菜窖借白菜土豆,可从没一个人还回的.一年四季都有的是老乡家的鹅.它们比鸡傻多了.若是鸡,你还没做出抓扑的动作,它已逃之夭夭,拍拍翅膀,象鸟儿一样飞到高处.傻鹅把我们这些外乡人当作好客者,时不时的来串门,摇摇摆摆地溜哒过来,长长的脖子一伸一伸,探头探脑,东瞧瞧,西望望.对知青来说真是唾手可得,伸手捏住它的脖子,抡圆胳膊,用力一甩,鹅脖就断了,立马开膛剖肚,放水里煮了.鹅毛倒是要好好的埋了.不然老乡找上门,凭他如何呼唤,汤鹅无论如何是不会回音的,又怎能证明鹅是他家养的.

    负责提供我们食物的主要靠食堂.汤是主菜.那时知青中流传着这样一句顺口流"早上喝汤迎朝阳,中午喝汤暖洋洋,晚上喝汤映月亮."一天三顿的汤,这啥都可用来做,萝卜片土豆块,白菜条,卷心菜丝,连韭菜切成段也可入汤.这汤仅有咸味,若是不当心碰翻在衣裤上,也不用洗,晒干了,不留一点污秽.主粮呢,若是年景好些,还有大米白面,粗粮少点.遇到年景不好,交完公粮,口粮不够,就只能吃返销粮,那基本都是杂粮和扫仓角带砂的麦粉.饭票自然不是巧媳妇,无米之炊哪里做得好.

    饭票是唯一没挨饿的一小撮.菜炒肉的时候,打到我们碗里的几乎只有菜,偶有几片指甲大小薄的能透过光的肉;糖包肉包只有咬到中间,才有那么一点点馅.他们早已做了手脚,吃得都是非卖品.即使饿了,溜进仓库,那里永远存放着战备饼干.

    可恶的饭票是一群给我们饥饿雪上加霜的家伙.我一直耿耿于怀,念着旧恶.

  评论这张
 
阅读(1063)| 评论(2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