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小猪203

碧海,沙滩,蓝天,白云.....

 
 
 

日志

 
 

回故乡之路----(在农场的日子之十六)  

2010-08-11 10:51:00|  分类: 在农场的日子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七八年初,俺正在上海探亲。那一日,里委的个阿姨笑盈盈地找上门。俺还记得,就是她动员俺到那疙瘩下乡。她把那疙瘩吹得天花乱坠,好得一塌糊涂。啥子:风景秀丽,堪比苏州;一年只干半年活,冬闲在屋里躺着也可拿工资;顿顿是细粮,天天有大米饭。可去了那,才知鬼话连篇,天壤之别。俺都不想搭理她。可她却一点不在乎。进了门直接了当的问:“在当地结婚了吗?”俺答:“没”。又问道:“谈了女朋友吗?”俺怔了怔,含含糊糊地说:“没敲定。”“敲定”在沪语中指已定情之男女。俺这句话可理解为:刚谈女朋友,但未最后确定关系发展程度。也可理解为:根本没谈。她大概照第二种意思理解了。于是语重心长的告诫:“千万别结婚,尤其是不要和当地的。这次要按期归队,莫超假。到农场后,要注意劳逸结合,保重身体。”她看俺有些疑惑,压低着声音,神秘兮兮地说:“今年会有好消息给你们的”。说完,呵呵一笑起身告辞了。

       俺想,那会是啥子好消息呢?批林时,林说“知青上山下乡是变相劳改”;批邓时,邓说“知青上山下乡是产业后备军”。那时就猜,上面的大人物对上山下乡都有不同看法,如今老人家去了,这政策迟早要改变。会是啥呢?

        俺的大妹也在家。她在黑龙江军垦三师X团下属的煤矿当电工,因工伤在上海治疗。听了后,忙忙的离了家,到她的一个锅里刨食的闺中密友家去了。那女娃的爹是俺区知青上山下乡办的负责人。向他打听情况。半天后乐不可支地回到家,一开口就说:“好消息!知青大返城将开始。”俺区是市里的试点,俺街道又是区的先行。“先搞‘三调一,二调一’”。(家有三个外农的或二外农插队,可先调一个回城。)以后还会继续搞下去。并说,已和那负责人商量妥,家里先调俺,等俺回城后,她放弃工伤待遇,按病退回沪。俺在江西插队的哥,只要不结婚,过后也能回。哇,天大的喜讯呀!原以为,只是外地工矿招人,能跳出农门就不错了。哪想会有这么一天哟。

        假期一结束,俺就按期的回了。耐心地等待吧。自然也把这消息播了出去。人人都很兴奋。从各条渠道汇拢的消息也都惊人地指向一致。“俺们快熬出头了”。

        到了四月底,俺妹又得了消息,她所在的团已收到上海的调查函,并给予肯定回复。五月中旬,俺农场也接到上海的函,肯定了“该同志自六九年七月下乡,至今仍在场务农”。五月底,俺哥也来信说,上海的函已到公社,并回复了。俺妹那几日几乎成了“包打听”,三天二日地跑那负责人的家,,探听回函的情况。当她得知俺哥的那份回函,上海没收到。就又催着发了第二份调查函。还让俺的哥亲眼看着回函装在挂号信里寄往上海。

       三份回函到齐了,接下的工作只能由着“知青上山下乡办”按程序走了。

       那年的麦收,领导还真是照顾俺,只让俺跟随康拜因在机器割不到的地边,割点另星的麦。

       就是三十二年前的这月下旬,俺终于盼来了上海的调令。忙不及地办妥了一切手续,踏上了回城之路。

回故乡之路----(在农场的日子之十六) - 小猪203 - 小猪203
        (这是俺当年回城途经秦皇岛,在那转道去了北戴河.海边的留影.)
        接着“三调一,二调一”后,九月份“上山下乡办”,又酝酿出“顶替”之政策,加快返城流。在这种大背景的暗示下,很多知青就自找出路,大批的搞起了“病退”,走上回城之路。连队里平时再木纳不善交际的人,都弄到了当地医院的诊断书和相关材料。在一起摸爬滚打十来年,总会有同情可怜他的人。再孬,化3元钱,买条哈尔滨烟,送给连里头子活络的人,请他帮忙搞一张么。
        十月底,十一月初,大批手持当地医院诊断材料的知青回到了上海,被各区街道按排到指定的医院复查身体。俺回城后暂时没工作,让街道抓了差,让俺去白帮忙。那天俺在医院拿着体检名单,挨个叫号,顺便帮忙维持秩序。俺连的陈GX也在。他紧张得要命,问俺认得医生么?还告诉俺,他的材料都是假的。俺咋会认得医生,于是趁着叫号的机会,凑到医生桌前,和医生唠了起来。医生见俺拿着名单,以为俺是街道派出的工作人员。但俺告诉他,俺也是知青,三调一才回不久,还没工作,街道临时让帮忙来了。那老头医生说着听着,竟有些眼圈发红。叹起苦经,说她的女儿在江西插队,日子过得如何如何艰难,又嫁给了当地人,再难回了。俺看着有些对路,还想帮陈GX说几句。谁知,见着他的工作流程,大为惊叹。每进来一个人,他只是随口问问“下乡苦不苦?.......”,随手翻翻材料,瞄上一眼。不过三分种,抓起章就往有关材料上盖。还签上大名。啥子体检复查哟,整一个走形式,过过场而已。哈哈,陈GX就那样轻松的过了关,回家等病退通知了。
       俺的老婆也在北安医院弄到了诊断书和X光片。一回家,她爸就告诉她,已办了“提前退休,让她顶替”。让她在家等候通知。她把当地开出的病退材料一古脑儿地丢进垃圾桶。等调令到了,正好丁XT的顶替调令和陈GX的病退通知也到了,就一块回农场办回的手续咯。
       路已在脚下铺就。如同那年去时一样。一个指示,一条政策,迅即改变了人的命运。还犹豫什么?随着人流紧赶慢赶地往回走吧。那时无论是军垦的,还是农场的,再或是插队的,只要没在当地结婚,基本都通过各种方式,找到属于自己的回城之路。
        回城的浪潮来得快,汹涌。退得也迅速,一瞬即逝。
  评论这张
 
阅读(1054)| 评论(1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