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小猪203

碧海,沙滩,蓝天,白云.....

 
 
 

日志

 
 

有个战士叫“军长”——(在农场的日子之三十二)  

2011-07-14 12:13:01|  分类: 在农场的日子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俺连有个被呼为“军长”的人。“军长”并非他的官衔,他只是个普通战士。不知谁人又在猴年马月狗日给他起了这绰号。自认识了“军长”,俺随大伙也就这么叫了。在随缘费尽心思弄成的“十三连相册”中,俺没找到他的尊容。只能凭着记忆写了下面的这些......

  刚下乡时的“军长”,如麻杆一样,高高瘦瘦的,脸上还有几两肉。可过了没多久,他已变得面目全非咯:身子有些拘挛,一张脸仅有层皮裹着,漏着五个窟窿。上面的两窟窿,散出茫然的目光。让人永远弄不懂他在看哪里;中间的两窟窿总是喷出“吭,吭,吭”的响声。似乎他要把肺里的空气都逼迫出胸腔,让那里成为“真空”;最下的那窟窿很大也很神奇。有时一次可塞下大半脸盆的苞米碴子和汤,有时可一连几顿不填一点食物在里面。“军长”还喜欢“呸唾沫”,没事也“呸,呸,呸”的,方向都只往左右两边。

  起先,一个班里的战士还有些怜他,发了配给外的黑馒头票送几张给他。他一拿到票,屁颠屁颠的去食堂买回,可着劲地造,把脸最下的大窟窿填满,就又趴炕头上熬日子。时间久了,人们有些烦他,特别是他的“呸”。故而渐渐没人愿意理他。出工时,也就招呼一声,随他去或不去。其实,就算去了,他那散散的目光又能看见啥,还能做事?

  有天俺们出工干活去,见路边的水沟里漂着条黑毛死猪。死猪从头到屁股大概三十来公分长。那水沟里常有家属丢弃的死动物,如鸡鸭,狗猪等。见多了,都熟视无睹,走过也就算了。收工回寝室时,刚拐入住处的那片区域,就闻到股强烈的腥臭味。再走几步,又瞧见寝室的门里飘出好多烟。大伙都不知何事发生,丢了劳作工具朝寝室里抢。等冲到里面,透过烟雾,就见有人影蹲在炕洞前烧着火。都以为是好心人帮着暖炕弄出那烟,嘟囔着要他当心。可走近了,那腥臭愈发地浓烈。大伙伸长了脖子仔细瞧。靠,是“军长”在炕洞前搭了几块砖,砖上搁着他自个的洗脸盆在煮东西。那东西正是头三十来公分长的黑毛猪。猪毛没褪,膛也没开,仅在盆里放了点水,整猪就那样地煮。咕嘟嘟,咕嘟嘟,水翻着泡,热气裹着腥臭,弥漫在寝室里,也往外飘散着。有个火气大的,抡起胳膊,照着那裹着五个窟窿的皮就给了一掌:“xing  xi  a  ,ga  ni  xing  ge  dong  xi  ”(找死啊,那么恶心的东西)。说完,拣起地上的二小段木块,垫在盆边沿,端着就冲向室外,再跑几步,一甩手,连盆一起扔到寝室边上的水坑里。“军长”揉揉那张皮,小声嘀咕了几句,仍旧摇晃着脖子:“呸,呸,呸”,往外喷唾沫。大伙欲说又无言,只是迫不及待地打开所有的窗,闪到门外,等空气净了点,才敢回。

  ......

  “军长”在俺连就是个不起眼的小角色,能有几个人还记得有这一号?!连俺都把他的姓和名彻底给忘了。要不是那天见了一篇“艾青吃死猪”的文,才想起他也有那样一段往事。

  现写在这里,不仅佩服他当年能和咱们一起上山下乡的勇气,而且更佩服那些动员俺们上山下乡的街区干部,他们能让“军长”那样一个人都怀揣“建设边疆,保卫边疆”的大志,走上了与贫下中农相结合道路,真正的工作卓越,手段非凡哟。

            “军长”的事——(在农场的日子之三十二) - 小猪203 - 小猪203     “军长”的事——(在农场的日子之三十二) - 小猪203 - 小猪203      “军长”的事——(在农场的日子之三十二) - 小猪203 - 小猪203

   (此篇为纪念七.一六下乡四十二周年而写)

  评论这张
 
阅读(1042)| 评论(2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