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小猪203

碧海,沙滩,蓝天,白云.....

 
 
 

日志

 
 

评奖的事——在农场的日子之53  

2012-11-07 10:21:40|  分类: 在农场的日子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评奖金的事——在农场的日子之53 - 小猪203 - 小猪203

 领导是天上的云,风起了云就动,飘来飞去的经常更新替换。每片云也都有不同的色彩,引发的自然现象就会不同。老百姓恰就是地面的沙石,瓦砾,土壤,永远滴默默滴承受着那些多变的万千气象,兀之岿然不动。

那一年不知啥云飘过来,罩在了咱那疙瘩上空。俺们那里搞起“奖惩”,按每个人出工出力的情况每月评奖一次,奖分一,二,三等,从每个人工资中拿出30毛作为奖金,给评一等奖的奖金为50毛,二等奖的奖金为30毛。三等奖的奖金为10毛。显而易见是要评出三等奖的才能有一等奖。偏每个班都被分到了三等的指标,而一等的归连队统评了。如果一个班里有调皮捣蛋滴,有请了病假滴或出工出小力滴,那事情也好办,理所当然滴就是他了。可往往没那么凑巧滴事。于是每个月到了评奖时,有些个班长就要挠头皮咯。

图片上的仨都是当时的班长,右面半蹲的那位是俺班的班长。班长属“兵头将尾”,干活冲在前,民兵训练冲在前,学习批判冲在前,评奖做“冲头”的事也要走在前。这个“长”不好当耶。

评奖开始时,俺班的十二个战友分坐两排床沿都装着傻,不吭一气。即便平时很能瞎掰扯的也冒充聋子的耳朵——摆设,端坐在那。班长蛮乖巧滴,见冷场了,自个就嘚嘚几句,还不时滴竖起耳朵听听对门班和隔墙那个班的声音,判断着评议的进展。他心里明白,会上是木有其他人会做那个“冲头”滴,只能是他自个做。眼见时辰差不多,神马还是浮云。于是班里那位长得瘦小类似南亚某独裁小国逃难出来滴为大伙有些看低的人被他宣布为三等奖获得者,理由也充分——干活时手脚不麻利,常需要班里的其他战友帮忙完活。

可怜的那位就此拿过几个月的三等奖金。

虽然只比其他大多数人仅差20毛,但那是个有关个人荣誉的大事,以后他干活时愈发滴卖力——别人中间在休息,他却依然埋头苦干着;别人完活了,他也不要帮忙,哪怕是晚收工还坚持将自个那份干完。

毛爷爷说过“一个人能力有大小,但只要有这点精神,就是一个高尚的人,一个纯粹的人,一个有道德的人,一个脱离了低级趣味的人,一个有益于人民的人”。毛爷爷都肯定了的事,那当然是毫无疑问了,如果谁还要评他为三等奖,岂不就是反动派啦。还到评奖时,班长又挠头了。正巧有人请过病假,就把三等奖颁给了那位。

可是即便有病也有假条,被赶到田里干活的事有许多。三等奖月月有,病假的事却少有,只得另辟蹊径。

有天干活中间的休息时,班长特意滴坐到俺身边,悄悄滴说:大伙干活都卖力,别的上面也木毛病,评谁都不好。不评出个三等,上面又通不过。要不,咱们班轮流吧。

这主意虽然有点馊,但是应付上面的最佳办法呀。于是大伙心照不宣滴如此这般滴执行着。

直到有一天,天上的那朵云飘走了,换成了另一朵云,评奖的事才告结束。

班长不用再挠头皮了,咱们也不用再窝里斗。这评奖的事还真有点像当年揪右派,有指标。哼哼,哈哈,嚯嚯,嘿嘿. . . . . .

有句话叫“凡有人群的地方就有左中右”,难怪那云色彩也会不一样滴. . . . . .

  评论这张
 
阅读(1124)| 评论(2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